500亿财经网

保险业“蛇吞象”落幕:紫光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131

近日有消息称,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泰财险”)董事长王慧轩已进驻幸福人寿,担任临时负责人,全面主持工作。

王慧轩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了上述信息,不过他婉拒了记者进一步采访要求,诚泰财险、紫光集团和幸福人寿各方也均未做回应。

保险公司尤其是寿险公司牌照,在资本市场炙手可热。

一方面,相比其他保险牌照,因寿险承保时间漫长,涉及投保人的人身安全、医疗健康等重大事宜,对其经营信用能力有更高要求,从而寿险牌照发放审核会更为严苛。另一方面,险资的杠杆属性,也让资本市场对其窥伺者众。

有鉴于此,业界对诚泰财险背后的紫光集团不乏好奇。近年来,紫光集团频频出手,先是在2018年以28亿元的价格获得诚泰财险3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又通过诚泰财险谋求幸福人寿。

紫光集团频频收购保险企业,背后意图究竟如何?

蛇吞象

天眼查数据显示,幸福人寿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为101.30亿元,总部设在北京,在全国共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各级分支机构253家。根据幸福人寿2019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19年年末,幸福人寿总资产达631.28亿元。

反观诚泰财险,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云南的全国性保险公司,现有注册资本59.7亿元,目前设立云南、山西、河南、四川、湖南等分公司,及70多家中心支公司或支公司。根据诚泰财险2019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19年年末,诚泰财险总资产为93.73亿元。

虽然同为保险机构,但一个是大央企旗下的全国性寿险公司,另一个是在地方起家的财险企业,因诚泰财险与幸福人寿资产规模相差悬殊,此项交易曾一度被业界戏称为保险业的“蛇吞象”收购。

不过,中国信达会出让幸福人寿股权早有预兆。

2008年以来,幸福人寿过得并不“幸福”,其业绩表现一直不甚理想,到了2018年还巨亏68.28亿元,成为当年保险业的亏损王,几乎创下中国保险公司的亏损纪录。年报数据显示,幸福人寿2008年至2014年间净利润连年亏损,分别为-1.73亿元、-2.36亿元、-4.5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3.93亿元,2015年至2017年三年间幸福人寿取得微弱盈利,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0.18亿元、0.49亿元。但好景不长,2018年幸福人寿迎来历史上最大亏损,受幸福人寿亏损拖累,中国信达净利润下滑超三成。2019年10月12日,中国信达正式以75亿元的底价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幸福人寿50.995%股权。据记者采访了解,于2019年11月15日挂牌截止日当天,诚泰财险联合东莞地方国资旗下东莞交通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东莞交投”)作为联合受让主体拍下幸福人寿股权。

在后来的转让公告中,中国信达公开称,已通过挂牌程序向诚泰财险及东莞交投转让幸福人寿50.995%股权,总对价75亿元。预计交易除税前溢利约44.2亿元。转让后,中国信达将不再拥有幸福人寿任何权益,交易须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

如果股权交易事项最终获批,诚泰财险出资44.12亿元受让幸福人寿30%的股权,将替代中国信达成为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东莞交投出资30.87亿元受让幸福人寿20.99%的股权,将成为幸福人寿第二大股东。

现在,一切都在等中国银保监会的最后一纸文书。

紫光之谋

诚泰财险入局动作背后,是紫光集团的保险业乃至整个大金融板块的综合布局。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紫光集团一直在谋求寿险牌照,早在2017年,紫光集团就联合6家股东计划出资30亿元拟设立中青人寿,然而直至今日仍未获批。

2017年至今,紫光集团先后参与西部证券的定向增发、认购曲靖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4亿股份,在顺利拿下诚泰财险33%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紫光集团又在证券、银行、保险三大金融板块接连布局,若能够正式拼上寿险牌照这一块拼图,紫光集团的大金融板块则可渐趋完整。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国内目前的金融监管政策下,大部分金融牌照是稀缺资源,尤其是含金量很高的寿险牌照。但自2018年以来,国内寿险牌照已是“零批筹”,幸福人寿拥有存量有限的寿险牌照存在较大优势。同时,监管层对开设分支机构的审慎,更令幸福人寿的22家省级分支机构的网络资源显得弥足珍贵。

记者调查了解到,彼时曾有多方资本对幸福人寿股权感兴趣,并进行接洽。作为中国最大的农牧企业之一的某集团也曾有意愿收购。“当时我们集团整体考量的是,如果收购幸福人寿,其未来能带来多大的贡献。但是一番内部评估后,我们还是认为不符合集团整体投资策略,同时,收购幸福人寿以后,是否能将其管理好,达到增值,这个问题曾是我们最大的疑虑。因为没理顺这个思路,所以我们最后就放弃了。”该集团金融部负责人说。

值得一提的是,诚泰财险曾在公告中强调道,与幸福人寿的“产寿结合”,“有利于诚泰财险基于客户视野提供一体化的保险保障服务,有利于利用投资标的22家省级分支机构的网络资源,推进机构建设和交叉销售”。

多位保险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均认为,紫光集团这种资本密集型产业公司,投资保险公司无外乎三个目的:一是财务投资,股权增值;二是产业协同,进入保险市场;三是希冀运用保险的“资金池”。不过,前提是,幸福人寿保险业务能够实现稳步上升,并持续盈利,达到良性循环。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幸福人寿终于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0.76亿元,投资收益38.2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91.45%。

2020年一季度幸福人寿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幸福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达到45.76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7.63%,环比增幅276%。经过近13年的发展,幸福人寿已设立了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了253家各级分支机构,这在如今一家险企一年获批两家省级分公司为主的审核节奏下,达到这样的分支机构布局实属不易。同时,因背靠中国信达乃至建设银行,幸福人寿具备“准银行系险企”优势,因此也积累了一定的业务资源和银行合作关系。

“幸福”的流动性

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所属的一家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拥有紫光股份、紫光国芯、紫光控股等上市公司。

不过,今年以来,紫光集团发行的债券频频出现异动。2020年3月,紫光集团旗下债券“19紫光02”发生异动,仅过了一个月,另一个债券“19紫光01”于4月8日上午交易出现异常波动,当天跌幅达24.53%,最终报收75.47元。

除此之外,紫光集团一年内到期债务压力较大。

Wind数据显示,目前紫光集团旗下有23只存续债,债券余额292.36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债券12只,约126亿元。此外,紫光集团还有9只债券于1-3年内到期。除国内债以外,紫光集团旗下还包括境外美元债。

截至2019年末,紫光集团有息债务总额为1693.23 亿元,占总负债的比例达到77.41%。其中,一年以内到期有息债务金额为851.03亿元,占比

50.26%,一年以上到期有息债务金额为842.21亿元,占比49.74%。

紫光集团在2019年债券年报中明确称,公司有息负债在报告期内继续增长,规模较大,在总负债中占比较高。未来公司偿债压力较大,需要大量流动资金偿还有息债务本息,如果公司经营状况出现下滑或者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债券偿付受到不利影响。

早在去年11月份,平安证券在《紫光集团和方正集团美元债券暴跌的背后》的债券快评中就指出,剔除名校的光环后,校企基本面可能存在业务不强、债务依赖和债务结构不合理等问题;从公司自身经营效率来看,紫光集团主营业务集中,但高度依赖政府补助;从现金流量角度来看,紫光集团资金高度依赖债务滚动,倘若拿走校企带来的信仰加成,再融资的不确定性很容易导致公司陷入流动性危机。

整体来看,紫光集团的业务范围较为集中,其利润受补助的影响程度较大,剔除补助后公司自身经营效率一般。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紫光集团营业总收入为769.38亿元,同比下滑3.7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4.3亿元,较2018年亏损6.31亿元有较大增长。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44.96

亿元,较2018年相比下降100.71%。

紫光集团在债券年报中明确称:“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较大,主要为政府补助、处置非流动资产、金融资产价值变动等。”

2017年度、2018

年度和2019年度,紫光集团获得政府补助收入分别为26.16亿元、25.07亿元和40.09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达到64.04%、248.12%和

136.42%。

从财务杠杆比率来看,紫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持续走高。2015年~2018年末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8%、59.09%、62.09%和73.42%,2019年再增加0.04%,达73.46%,总负债从2018年的2036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187亿元。

在此情况下,紫光集团急需资金改善公司经营情况,而最难拿的寿险牌照,无疑能使其现金流得到优化。

金融行业作为准入制行业,监管严格,而保险公司因为行业特性,能够获得长期廉价资金,并且与银行相比,保险公司的投资范围和投资额度都更为自由。

工作组入驻幸福

近年来紫光集团积极布局保险业,谋求产寿险牌照都与一位资深保险人士密切相关——王慧轩。

公开资料显示,王慧轩出身政府机关,2006年9月,王慧轩离开政府司局级岗位,进入保险行业。

早在进入中国人保集团总公司之前,王慧轩就主导筹建了两个寿险公司的省级分公司,并先后担任中国人寿和人保寿险三个省级分公司的主要领导职务。2009年4月,王慧轩从中国人保寿险山东省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的岗位调任中国人保寿险总公司,任执行董事、副总裁。

2016年7月,时任中国人保资本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裁的王慧轩辞职,加入紫光集团,现任紫光集团董事、联席总裁。

王慧轩加入不久,紫光集团即作为第一大股东发起设立中青人寿的公告流出。

2017年,王慧轩已与云南当地政府部门有了接触,同年4月,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喜良曾与王慧轩见面,对推进紫光芯云产业园落地、设立高新技术转移专项基金等事项进行过沟通和交流,而诚泰财险的总部也是注册在昆明。

在拿下诚泰财险后的2019年6月,王慧轩获批出任诚泰财险董事长。同年11月,诚泰财险官网发布消息称,诚泰财险与紫光云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成立“诚泰紫光金融保险科技实验室”并进行深度合作,围绕云计算、人工智能、AI和大数据平台等领域开展共同研究。

近日,有消息称,除了王慧轩进入幸福人寿管理日常工作之外,诚泰财险方面也已经向幸福人寿派驻了工作指导小组。

对此,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诚泰财险方面的确是在去年年底摘牌以后,派了一支高管团队进入幸福人寿,主要是想顺利推进股权交割事项,并对幸福人寿目前的业务和管理情况,作深入了解和观察、研究。”

集合完毕财险和寿险两张保险牌照后,“紫光系”是否还有更大的布局?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标签: #一盘#保险业#幸福人寿#消息#王慧轩#紫光#董事长#蛇吞象#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诚泰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