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28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病毒引起了对长期经济危害的担忧,前景高度不确定,下行风险显著,更多的财政援助可能有助于减少长期损害。


相关报道:

特朗普眼馋负利率 难题又推给鲍威尔

当负利率一次又一次被提及,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出来喊话,美联储官员的紧急辟谣是否会给人一种此地无银的感觉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月将三度公开亮相,所有人都在静候这位老大哥解答有关负利率的种种疑团。


日程梳理

周三凌晨,特朗普称考虑到其他国家实行负利率,美联储也应当采取负利率。特朗普的喊话让市场震动,也让人对鲍威尔的发言更加期待。从今晚开始,鲍威尔月内有三次公开亮相机会,具体安排如下:

北京时间5月3日21:00,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办的网上研讨会上就当前经济问题发表讲话。

当地时间5月19日,与美国财长努钦一起出席参议院经济援助计划听证会。

当地时间5月21日,在“美联储倾听”活动中致开幕词。

不论鲍威尔本人希望通过这三次公开发声机会传递多少信息,有一个问题他是肯定无法回避的:负利率。

精选分析

特朗普&市场的双重施压

众所周知,在美联储降息至零和祭出无限QE之前,特朗普一直对美联储降息过慢感到不满。只有到了美联储进入零利率时代之后,特朗普才松一口气,并且说出那句“两个月内不讲鲍威尔坏话”的名言。

如今两个月之期将满,特朗普似乎有了再度施压美联储的打算。那么对于特朗普十分憧憬的负利率,美联储是如何看待的呢?

在鲍威尔发声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其他几位官员的表态。

事实上,大部分美联储官员对于负利率非常抗拒,看起来不会同意特朗普的观点: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负利率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好选择;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我会反对负利率;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们一致反对负利率;

然而,就算能顶住白宫的施压(虽然我们已经对美联储的独立性产生不少质疑),美联储也未必能顶住市场的压力。对美联储而言,市场定价负利率还会带来更多可怕的结果:

风险投资者不断加码美联储宽松预期,他们的押注要么成功迫使FOMC进一步下调利率,要么只会引发股市再次重新定价,从而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再次收紧。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不幸的是,市场如今的押注越来越大胆。Columbia Threadneedle资深策略师Ed-Al Hussainy表示,从期货市场的定价来看,在中性利率走低的情况下,若第三季度经济仍没有好转,我们将会看到神奇的一幕:

联邦基金利率继续维持在零,可能都会被市场认为是货币政策收紧的迹象。换句话说,市场就是想一步步逼迫美联储实行负利率。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进退维谷的鲍威尔

故事的主角——鲍威尔,尚未表态,但从上述争论和分歧不难看出,压在这位老人家身上的担子真的不小。

一方面,美国经济不见起色,国会又似乎不太想批出更多救助资金;另一方面,负利率的威力无法预测、无法控制,鲍威尔断然不想让自己成为千古罪人。

经济衰退,是鲍威尔不愿看到的灾难,尤其是就业市场和通胀前景的全面崩溃。

彭博经济学家分析道,除非政府和美联储采取更大规模、协调一致的纾困措施,否则美国将出现大规模破产和失业率长期激增。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虽然民主党人周二提议再提供总值达3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若获国会通过该计划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一揽子救助方案),不过该计划不太可能很快获得特朗普或参议院共和党人的支持。两党之间的分歧在于,政府的开支过大,债务负担已经相当沉重,直升机撒钱的效果也没有保障。

拓展阅读:3万亿美元!美众院民主党提出史上最强的财政刺激计划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数据显示,仅在4月份美国政府预算赤字就达到创纪录的7379亿美元,是一年前的2.5倍以上。有报道指出,在2020财年的前七个月,美国预算赤字总额为1.48万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309亿美元,相比之下增幅达180%。

拓展阅读:预算赤字达到创纪录的7379亿美元,美国财政状况到底有多糟?

美联储主席: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下行风险显著

政府负债累累,有心救市无力回天,压力自然而然就来到了美联储这边。正如上文所言,投资者对负利率的押注热情不减,与联邦基金利率挂钩的期货合约隐含收益率一再跌破零,市场给美联储施加的压力一点也不比特朗普小。

然而,实施负利率的可怕结果也是鲍威尔不得不考虑到问题。

要知道,美国几乎80%的经济部门都和金融市场紧密相关,美国经济的良性运转就取决于金融市场是否健康,而负利率会把一切稳定的结构打破、重组,但重组的结果是没有人可以预料的。

不过政府的债务状况在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可能改善的了,要是经济重启后,V型反弹的希望破灭,美联储就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

总的来说,鲍威尔现在可谓进退维谷,稳定大局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

除了负利率,美联储还有别的招吗?

其实就和卡什卡利等官员讲的一样,要不是走投无路,美联储才不会释放负利率这个魔鬼呢。但上面我们已经论述过,财政部近乎“山穷水尽”,美联储很可能要孤军奋战。

那么除了负利率之外,美联储还有别的压箱底的宝贝吗?一些人气颇高的选项可能再次被摆上谈判桌。

收益率曲线控制

相比负利率,美联储更有可能实行的是所谓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是的,又是向日本央行看齐。不过和其他骚操作相比,收益率控制算是日本央行近年来成功的实验了,也是美联储官员在疫情爆发后就一直在讨论的一项应对措施。

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的话,美联储将需要在隔夜基准利率之外,为较长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设定一个目标值,并根据需要买进或卖出美国国债,以达到控制收益率曲线的效果。

但要注意的是,日本债券市场的体量无法和美债市场相提并论,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也比日本央行大得多,所以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实施起来相信会遇到很多不一样的麻烦。

举个例子,虽然现在已经放缓了购债速度,但经过过去两个月的大规模扫货,美联储已经购买了大量美债。数据显示,自3月中旬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增加了约1.5万亿美元。由于购债规模庞大加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空前膨胀,留给美联储的操作空间已经不多了。

加强前瞻指引

如果美联储最终决定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或其他结构化的债券购买计划的话,其前瞻指引也必须作出相应调整。

美联储目前的指导方针是,基准利率将保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直到联储确信经济已经经受住了当前危机的考验,并走上了实现就业最大化和价格稳定化的正常轨道为止。

前纽约联储官员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和西蒙波特(Simon Potter)等人认为,当前的前瞻指引较为模糊,为了稳定市场,FOMC应该提供更具体的指引

“我们的主张是,美联储至少已经提供一些数据化的指引,比如至少在失业率回落到4%以下之前,保持零利率不变。”

目前担任华盛顿Evercore ISI副主席的Guha也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

“我们希望看到非常明确、态度坚决的前瞻性指引和定期量化宽松政策。我们的基本预期是,世界上所有央行都有实行负利率的可能,美联储也不例外。当然了,如果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不想实行负利率,那么他们应该给出立场明确的前瞻性指引,或6月份提出新的政策实施时间表。”(来源:金十数据)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标签: #下行风险#利率#前景#特朗普#病毒#经济#美联储#美联储主席#高度#鲍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