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北京网约车:出行需求锐减订单下滑

原标题:疫情下的北京网约车:出行需求锐减订单下滑,司机称“车比人多”

疫情下的北京网约车:出行需求锐减订单下滑

(2月初的北京街头车流稀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一场自春节前开始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到各行各业。网约车行业首当其冲。

2月14日,大雪叠加情人节的双重刺激因素下,《华夏时报》记者两次通过网约车平台叫车都几乎被一秒接单。在快速接单背后,安全风险下司乘两端的出门需求都不同程度缩小。而订单减少不仅意味着司机的收入直观减少,也意味着网约车平台、汽车租赁公司等网约车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面临更严峻的现金流压力。

疫情当前,如何恢复司乘两端的出行信心成为关键。而这是一场需要网约车整条产业链都团结起来的战役。

一天到手从1000到0

“春节期间我就没出门拉活儿。”2月13日,网约车司机老曹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老曹是北京人,有一台自己的新能源电动汽车,在某网约车平台已经做了一年多网约车司机。他称自己网约车司机这个职业属于半专职,“平时有自己的事儿就办事儿,没事儿就拉活”。

老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仅他自己没出去,他熟悉的网约车司机朋友们从春节期间到现在也都没出过车。担心安全是影响他们出门的唯一原因。老曹所在的网约车平台目前尚未下发任何防护措施,光靠一个口罩的防护让他心里不踏实。“这个病要是只传染自己就算了,这不还会传染家里人么。”他说。

这个春节没出门拉活,让老曹收入锐减。

“以前出门要是好好拉,一天到手怎么也有六七百。”老曹说的“到手”,是他所在网约车平台扣除了20-25%的抽成外司机获得的纯收入。而在春节这个传统的出行需求旺季,网约车司机的收入无疑更高。老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去年春节一天怎么也要到手800-1000元。”但今年,这个数字是零。

相对自有车辆司机的收入断档,租车跑网约车的司机群体面临的困境更加艰难。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网约车行业中还存在大量以租车方式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群体,无论出车与否每月都需要缴纳车辆租金。今年1月,滴滴出行旗下小桔车服副总经理杨峻曾介绍,两年多的时间仅小桔租车平台的在租车辆数就从9万多台上升到50多万台。

“自己租的车就太惨了”,老曹也感慨。据他了解,网约车里租一台车每月最低需要四千元租金,高的有五六千元。即便按最低四千元租金计算,这意味着在疫情期间,租车的网约车司机每天都平均背负约134元的租金。

“半天拉不到一个人,还不够劳神”

包括租金在内的资金压力是众多网约车司机在疫情期间仍选择出门接单的重要原因。但即便冒着风险开车出门,也没有那么多的订单。

网约车司机老高从春节期间到现在,坚持天天出车拉活。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车是他自己的,但他春节前刚从单位辞职,现在没法立刻找到工作,只能天天出来跑网约车,“要是有钱,谁不想和老婆孩子待在一起。”

但现实令他郁闷。老高告诉记者,以前一天他能拉二三十单,但现在拉到黑也就十几单活,“三百出头了不起了”。没单的时候,他就停下来在路边等着。“要是在路上一直跑,300块钱刨去油钱剩不下什么。”老高说。

在订单缩减背后,尽管各家网约车平台都没有公布自己的春节订单数据。但提倡居家防疫、春节假期延长以及各个城市、村镇间越来越严格的出行限制,已经从源头上暂时扼制了用户的出行需求。而随着疫情的持续发展,安全风险也导致有出行需求的乘客中,选择共享出行模式的人数大为减少。

百度地图显示,从1月25日起至2月12日,北京城内出行强度持续低于去年同期,并且相差幅度越来越大。事实上,往年在正月初七就已形成的返京高峰,目前也尚未到来。百度地图显示,去年初七外地进入北京的迁徙规模指数为26.16,今年同期则仅有这个数字的两成。2月13日上述入京指数仅有2.14,是去年同期的14.4%。

往年春节期间经常在火车站、飞机场等人流密集的交通枢纽“定点趴活”的司机老楚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往年春节期间他拉活都是按人头一口价,“根本拉不过来”。但今年他已经好久没去了,“半天拉不到一个人,还不够劳神的。”

老曹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近期从系统平台看到的订单情况一直都是车要比乘客多好几倍。此外这几天他在路上还看到“好多首汽约车的车里也都是空的”。

发口罩、消毒:平台在行动

这场疫情影响的不仅仅只有司乘两端。网约车平台、租赁公司以及金融机构等网约车产业链的上下游都身陷这场疫情之中。这其中,近日有消息称,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因受病毒影响,在寻求5000万元的贷款。但滴滴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该消息不予置评。

但究其根本,尽早恢复司乘两端的出行信心是缓解网约车产业链压力的关键一环。网约车平台已经行动起来。

有滴滴平台的网约车司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每天拉够五单,就可以去滴滴领一个N95口罩,每个月可以领十个。滴滴方面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滴滴已在全国一百多个城市设立司机防疫服务站,免费为司机发放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物资。截至目前,滴滴在全国148个城市设置了司机防疫服务站。2月11日滴滴还宣布,将陆续在武汉、大连、洛阳、郑州、哈尔滨、等城市的网约车内加装前后排防护隔离膜,形成简易的车内安全舱。

《华夏时报》记者从首汽约车也了解到,首汽约车发起“尖峰行动”,已在全国44座城市,建立了200余座消毒站点。除了由驾驶员完成的“小消”工作外,每部运营车辆需要每3天在消毒站点进行一次“大消”。神州租车方面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每辆汽车的使用前后都会有专业人员进行全面消毒,此外还可以进行全程无接触取车。

除此之外,美团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面对春运人流集中和疫情防控的现实情况,美团打车紧急采购一批了防护物资,目前,上海、南京的美团打车物资防疫发放点正分批向司机派发5万只口罩,现场公司志愿者也忙着给车辆消毒、为司机测体温等。据了解,美团打车还将继续筹措口罩、消毒水等防疫物资,后续会持续免费向司机师傅发放。

而在缓解网约车司机的资金压力方面,滴滴旗下的小桔车服在2月1日曾宣布,在武汉、黄冈等湖北16个城市里,从小桔车服合作租赁公司租车的司机2月的车辆租金顺延一个月。2月13日,滴滴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它地区的延租方案目前尚无新的进展。

延租方案显然不是只有网约车平台一家能够决定。同样,这场抵御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战斗,也需要整个网约车产业链团结起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91404338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ervices@500yi.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