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中央银行研究小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期限错配和高杠杆等风险被突出

5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是中国人民银行的直属单位,承办中国人民银行与国际金融组织、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金融组织以及各国中央银行、欧洲中央银行的官方联系和业务往来的有关工作;按照规定承办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金融业开放的有关工作;承办中国人民银行外事管理工作;联系、指导中国人民银行驻外机构的业务工作。】青年课题组近日在《中国金融》发表《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面临变革》一文。文章指出,疫情也使得全球经济中原有的脆弱性和结构性扭曲加速暴露。非银行金融机构【非银行金融机构 (non-bank financial intermediaries)以发行股票和债券、接受信用委托、提供保险等形式筹集资金,并将所筹资金运用于长期性投资的金融机构。】期限错配【期限错配是指如果风险缓释的期限比当前的风险暴露的期限短,则产生期限错配。】、高杠杆等风险凸显,成为2020年3月全球金融市场暴跌的重要推动因素。

  文章称,非银行金融机构(NBFI)脆弱性在此次疫情危机中明显暴露。近年来,非银行金融机构在金融市场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金融稳定理事会的前身为金融稳定论坛(FSF),是七个发达国家(G7)为促进金融体系稳定而成立的合作组织。】(FSB【FSB是德国门窗五金公司Franz Schneider Brakel GmbH + Co KG的简称。】)统计,非银行金融机构占金融中介机构总资产的比重已接近50%,成为许多企业和家庭重要的融资来源。

  此次疫情危机中,受益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一系列改革措施,银行部门表现出较强的韧性,成为混乱中的稳定因素。然而,非银行金融机构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受到的监管依然有限,其脆弱性在此次疫情危机中明显暴露,成为2020年3月份金融市场暴跌的重要推动因素。

  文章称,非银行金融机构风险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共同基金流动性错配严重。货币市场基金【货币市场基金(Money market funds,简称MMF)是指投资于货币市场上短期(一年以内,平均期限120天)有价证券的一种投资基金。】、公司债券市场基金等共同基金对客户承诺【客户承诺(或顾客承诺)是现代营销理论中的一个消费心理学概念,与客户满意、客户忠诚等概念一脉相承。】可以当天赎回,但这些基金往往投资于期限较长、流动性较差的货币工具和公司债券,导致期限错配风险。当市场遭遇冲击时,基金管理人难以迅速将这些资产变现以满足赎回压力,引发流动性短缺问题。

  二是对冲基金【对冲基金的英文名称为Hedge Fund,也称避险基金或套利基金,意为风险对冲过的基金,是指由金融期货(financial futures)和金融期权(financial option)等金融衍生工具-duichongjijin】高杠杆积累风险。一直以来,对冲基金通过加杠杆的方式放大资产规模以扩大收益。2020年3月份,美国国债市场流动性急剧恶化,对冲基金投资受损,保证金要求骤增,被迫去杠杆,抛售投资资产,并波及其他类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加剧市场流动性压力。在美联储干预下,股票和债券波动已恢复正常。在收益率极低、市场波动性缓解的条件下,以及在美联储将继续支持关键市场的预期下,对冲基金正在重新加杠杆,继续积累风险。

  三是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放大了市场波动。ETF具有投资门槛和交易成本低、交易便利度高等特点,因而流动性较好,被投资者频繁交易。在2020年3月份市场流动性短缺时,金融机构大量卖出ETF以获取流动性,导致ETF净值缩水,并传导至其标的资产,这加剧了投资者对公司债等资产的抛售行为,进而加剧了金融市场波动。

  四是风险资产之间的相关性仍远高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水平,非银行金融机构与银行系统风险传染性增强。高相关性意味着投资者很难通过分散投资类型来增加多样性,减少风险,还会在市场出现突然下跌时加快风险在各个投资组合中的传播。此外,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债务和债权增长迅速,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联系紧密,使得非银行金融机构风险极有可能传染银行部门。

  文章还指出,疫情持续的时间和深度远超最初预期,并引发经济结构调整和资源重新配置,正在对经济造成长期影响:

  从企业看,部分企业的流动性危机将转变为偿付危机,企业破产可能大幅增加。国际清算银行(BIS)预计,到2021年,发达经济体企业破产率将平均增长约20%,较2007年到2009年间企业破产率平均上升45%。

  从家庭看,很多临时性失业正在转变为永久性失业。研究显示,今年4~9月,美国临时性失业率从11.5%降至2.9%,永久性失业率却从3.2%上升到5%。同时,学校大面积停学对知识传播和人力资本积累造成损失,影响长期劳动生产率提高。

  从公共部门看,各国政府为应对疫情危机出台了创纪录的财政政策,政府赤字激增,未来将长期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算,截至2020年9月,全球各国为应对疫情采取的财政措施,规模占全球GDP之比约为12%,全球公共债务率水平将在2020年达到100%,公共债务未来很可能继续攀升。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标签: #国际#央行#文章#期限#杠杆#疫情#脆弱性#课题组#非银行金融机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