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欧美石油公司转型:向左还是向右?

10

  受卫生事件影响,各行各业都遭遇巨大挑战,但减排步伐却未因之而稍减,近期欧美石油公司完全相反的转型战略讨论成为热议焦点。欧洲是倡导应对气候变化的急先锋,在环保理念上一直处于前瞻地位,对本地石油公司影响巨大。根据欧盟2019年12月出台的《欧洲绿色协议》,2050年将实现整个欧盟经济体的净零排放。

  在欧洲的倡导下,全球市值最大的30家石油公司先后制定了减排目标。如英国石油已高调宣布,未来十年将成倍增加投入低碳业务的资金,并削减40%的油气产量。而美国石油公司则认为,向新能源转型时机还不成熟,当下其仍属于低利润业务,大举进军并不明智。

  埃克森美孚(XOM.US)和雪佛龙(CVX.US)仍坚持以油气资源为主要的投资方向。埃信华迈市场部副总裁称,油气资源是否已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还需要综合考查方能得出结论。对于石油公司而言,放弃“久耕”的油气领域向绿色能源转型,显然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美国石油公司的“稳健”打法和欧洲石油公司的“激进”做派,或许各有优劣,但哪种战略能走得更远,当下还无从得知,只能交给市场来判断。

  卫生事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前所未见,各行各业都遭遇巨大挑战,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全球减排的步伐却出乎意料地未因之而稍减,有关欧美石油公司采取完全相左转型战略的讨论还成为媒体热议主题之一。

  石油公司纷纷制定减排目标

  实际上,欧洲是倡导应对气候变化的急先锋。作为全球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欧洲在环保理念上也一直处于前瞻地位,对本地石油公司的影响也巨大。根据欧盟2019年12月出台的《欧洲绿色协议》,2050年将实现整个欧盟经济体的净零排放。所谓净零排放是指所有的二氧化碳排放都被消除或抵消。根据普氏能源资讯给出的减排定义,碳排放范围又被细分为三类:1类排放是指直接排放;2类是指能源相关排放,如用电;3类是指生产链上所有非直接排放。

  根据普氏能源资讯的数据,当前在欧美石油公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中,3类排放量占比最大。根据不同板块的统计结果,油气公司上游的1类排放量占比最大,其次是中游,而综合板块和下游板块的3类排放量占比较大。

  在欧洲的倡导下,全球市值最大的30家石油公司先后制定了减排目标,其中耳熟能详的几家公司制定的目标如下(市值数据取自2020年3月31日):

  壳牌(RDS.A.US)(市值1221亿美元):2050年时,转型成为净零排放能源公司,主要开发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和氢气。2035年时,将3类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30%,2050年时减少65%。

  道达尔(TOT.US)(市值988.9亿美元):2050年时,实现其生产的净零排放、供欧洲用户能源产品的净零排放,3类平均碳排放强度减少60%。

  英国石油(BP.US)(市值765.6亿美元):计划2050年实现1类、2类净零排放,3类排放减少50%,不包括其在俄罗斯石油公司所占的产量(这部分约占其总产量的29%)。

  雷普索尔(市值131亿美元):2050年时,争取实现净零排放,2030年减排20%,2040年减排40%。

  埃克森美孚(市值1890亿美元):未设定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计划2020年实现甲烷在2016年的基础上减排15%。

  雪佛龙(市值1665亿美元):2023年前减少采油温室气体排放5%~10%,减少采气温室气体排放2%~5%,甲烷减排20%~25%。

  Equinor(EQNR.US)(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市值466.4亿美元):2050年时,以实现接近零排放温室气体为目标,2030年减排40%,2040年减排70%,2035年安装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12~16吉瓦。

  康菲石油(COP.US)(市值450.6亿美元):2030年时,减少5%~15%的二氧化碳排放,今年下半年更新减排目标。

  埃尼公司(E.US)(市值341.3亿美元):2050年时减排80%的温室气体,计划2050年较2018年的水平减少1类、2类、3类排放55%,2035年减少15%。

  西方石油公司(OXY.US)(市值164.7亿美元):2030年找到解决天然气放空燃烧的方法,通过提高采收率实现1类、2类、3类减排。

  欧美石油公司的不同应对

  欧洲与北美各处不同的大陆,拥有不同的自然资源禀赋,对化石资源的使用也抱着迥异的态度。美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石油消费大国,其石油公司依然看好油气资源的长期发展;欧洲石油公司的高管却多数认为化石能源时代已近黄昏,转型不可避免。英国石油近期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也强调了这一观点。

  在战略上,欧洲的石油公司普遍采取相对积极的举措。如英国石油、壳牌和其他一些能源公司纷纷出售油田,投资可再生能源。英国石油已高调宣布,未来十年将成倍增加投入低碳业务的资金,每年约投入50亿美元,与此同时削减40%的油气产量。壳牌、埃尼、道达尔、雷普索尔和Equinor等也都制定了类似的发展目标。有几家公司还减少了股东分红,以便加大投资新能源的力度。

  英国石油的转型并非始于近几年。实际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英国石油就在当时的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恩的带领下尝试过转型,并曾将英国石油公司的首字母简写英国石油(British Petroleum)重新解释为“不仅贡献石油”(Beyond Petroleum)。但现实给超前的英国石油上了生动的一课,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十年可谓石油工业的黄金十年,而其投资可再生能源的项目却经济效益不佳,股东因此不满,转型亦随之受挫。然而今时已不同往日,可再生能源与化石能源的此消彼长,使其已不再甘于成为能源结构中的配角,重提转型似乎时机已至。

  美国的石油公司所面临的投资环境显然与欧洲的不太一样。不少美国石油公司的高管都认为,向新能源转型的时机还不完全成熟,当下其仍属于低利润业务,大举进军并不明智。美国的环保主义者,甚至包括一些华尔街的投资者,并不认同美国石油公司的选择。今年8月,挪威Storebrand资产管理公司从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撤出了资金。但总体看来,美国的油气公司没有像欧洲公司那样,面临来自政府和股东的双重压力。但美国的油气公司也并非如外界以为的那样忽视新能源业务,而是采取了不同的切入角度。

  美国大型石油公司如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仍坚持以油气资源为主要的投资方向,包括聚焦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和深水油气资源,以及天然气贸易等。为此,雪佛龙今年还收购了诺贝尔能源公司,以扩充资源储量。正如雪佛龙副总裁所说,公司不会照搬欧洲石油公司的能源转型战略,而是要通过采用低成本高效率的新技术和引入新能源的方式实现现有资产的去碳化,也不会要求投资者牺牲收益而换取未来30年的不确定性。从这个表态来看,以雪佛龙为首的美国油气公司,采取的发展战略以稳为基石。

  但雪佛龙在新能源领域并非全无建树,其风险投资机构雪佛龙技术风投公司投资了一家名为Zap能源的初创公司,该公司正在研发组合式聚变反应堆,这种技术不会排放温室气体,所产生的核废料也相当有限。另外,雪佛龙工程公司也在尝试将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转化为燃料。

  雪佛龙技术风投公司拥有两项基金共计两亿美元,相当于公司2019年资本和勘探预算的1%,此外,该公司还另外拨出1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支持以油气行业减排为目的的项目。雪佛龙还将加大旗下业务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力度,也正在积极降低甲烷排放,且在各种碳捕集和存储项目上先后投入了超过11亿美元的资金。雪佛龙认识到,技术突破是转型的关键,但所需时间很长,转型也一样,非一蹴而就之事,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

  埃克森美孚也一样,虽然没有像欧洲公司那样大张旗鼓地收购可再生能源业务,却投资了全球约1/3的碳捕集项目,但这些项目由于过于昂贵,多数公司都不愿意投资。埃克森美孚每年在技术研发领域投入约10亿美元,其中不少是投向新能源技术和能效研发的。如其与加州大学合作研发的一种材料,可捕集天然气发电厂排出的二氧化碳,比之前的方法所需的加热和降温条件更低。另外还要研发一种藻,其所产生的油可生产卡车和飞机所需的生物燃料,这种藻还可通过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埃克森美孚研发部门负责人称,公司开展的这些项目,很多都需几十年才能见到成效,而商业化所需时间更长,这也是外界认为埃克森美孚不重视气候变化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在由多家石油公司组成的油气行业气候应对行动联盟中,不仅有欧洲的石油公司,而且包括美国的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公司。协会的指导纲领包括支持《巴黎协定》及其目标、进一步减少作业中二氧化碳和甲烷气体的排放、促进业界乃至更大范围的减排行动、在其发展规划中评估气候变化风险和机遇等。这些公司还承诺,2025年将其上游作业中的排碳强度减少为每当量桶20~21克,这意味着油气行业到2025年可每年减排3600万~5200万吨二氧化碳。

  政府和投资人的作用

  如果说美国大型石油公司的气候对策还算差强人意,北美其他一些石油公司、炼油公司或中游公司似乎确实需要“敲打”一下。除了一家以天然气为主业的WilliamsCos有限公司曾公开表示过将考虑设定相关减排目标,其他公司几乎对此漠不关心。实际上,要让这些严重依赖化石能源开采的公司完全依靠自身动力实现净零排放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些能源分析师表示,与受到来自政策压力而主动采取措施的欧洲石油公司不同的是,美国政府对此未能给予足够的激励政策进行引导。欧洲的实践表明,来自政府的一些强制措施有助于公司制定有利于减排的决策;而通过激励政策促进相关研究,可以加快整个区域减排目标的实现,鼓励在实践中摸索,从而不断降低相关技术的应用成本。从风能和太阳能的发展来看,政府的减税在其中就起到了关键的促进作用,石油公司也需要来自政府的引导。

  投资者对美国石油公司的发展方向也有影响力。康菲石油一位董事认为,投资者才握有掌控石油公司转型的话语权,也决定着资本的流向。资本的压力会让石油公司认识到从事低碳业务才能吸引到更多资金,从而主动变革。过去几年,这种来自资本的转型压力正在加强,未来也将持续强化。

  美国的石油公司开始形成每年发布可持续报告的习惯,也从侧面表明这些公司对环境问题的重视,过去5年对可再生能源的兴趣有所增强,并在2018年和2019年得到强化,这是一个有利于石油公司转型的苗头。

  黑石互助基金的首席执行官称,资产公司经理应将可持续发展视为新的投资标准,并在其2020年1月的一份致客户函件中保证,将减少对煤炭的投入,更谨慎对待油气资源投资。另外,将在2020年底向公众提供完全透明的可持续发展数据。

  埃信华迈市场部一位副总裁称,油气资源是否已到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还需要综合考查方能得出结论。虽然现在电动汽车的销量有所增加,但要将全球逾十亿辆燃油汽车全部替换可能需要几十年,要淘汰无数以化石燃料为驱动的卡车、飞机和轮船也需要几十年。油气资源的未来,将由资本的流向判定。

  对于石油公司而言,放弃“久耕”的油气领域向绿色能源转型,显然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美国石油公司的“稳健”打法和欧洲石油公司的“激进”做派,或许各有优劣,但哪种战略能走得更远,当下还无从得知,最后的法官只能是市场。

(文章来源:中国石化报)

标签: #卫生事件#成为#战略#欧洲#欧盟#欧美#步伐#石油公司#转型#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