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数据要融合 跨界才有价值 访四维图新高级副总裁兼中寰卫星总经理梁永杰

6

  北京四维图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405.SZ)是导航地图、导航软件、动态交通信息、位置大数据以及乘用车和商用车、定制化车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于2002年创立,总部位于中国北京。公司是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以及应用于ADAS和自动驾驶的车规级芯片等业务为核心的高科技公司。

  四维图新旗下高科技企业中寰卫星是一家成立于2004年的商用车车联网服务运营商,在业内深耕16年。自2014年与整车企业合作以来,其产品覆盖了中国前十大商用车主机厂中的九家,包括一汽解放、东风商用车、上汽红岩、三一重卡等,连接车辆超过150万辆,已是行业内最大的商用车前装车联网平台。

  到2025年,中国商用车车联网硬件及服务市场规模预计达到806亿元。从产业链价值角度来看,围绕商用车全生命周期管理和行业降本增效增值服务的运营服务是行业未来的核心价值所在。

  在这个近千亿元规模的新兴市场中,商用车车联网服务运营商如何参与其中?正在解决行业中的哪些痛点问题?商业模式如何搭建?驱动市场快速发展的新元素又有哪些?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四维图新高级副总裁兼中寰卫星总经理梁永杰。

  大数据就是宝藏

  《中国经营报》:商用车车联网在行业中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中寰卫星是怎么参与的?背后的技术逻辑是什么?

  梁永杰:相比乘用车,商用车的业务场景很多,核心痛点问题比较集中:节能、安全、效率。中寰卫星参与的方式、输出的技术、研发的产品都是围绕这三点难题展开的,覆盖了车辆的全生命周期。

  第一,从智能硬件入手。区别于以往车联网在服务器端的计算方法,中寰卫星通过将车联网、T-BOX等前装的方式搭载在卡车上,实现车机端的智能计算,这种计算方式叫做“边缘计算”:能够产生更快的网络服务响应,满足车辆在实时业务、应用智能、安全等方面的基本需求。边缘计算的算法及设计,是中寰卫星的核心能力。

  第二,以车为载体搭建车联网应用场景。中寰卫星从2014年进入商用车前装领域,目前已是行业内最大的商用车前装车联网平台,连接了超过150万辆商用车,同时每个月以3万~5万辆的速度增长。商用车搭载车联网系统后结合车厂、经销商、服务站以及行业用户等多元优质信息,围绕车辆全生命周期已经实现20多种场景的应用,解决人、车、路和货有效协同的问题。

  第三,通过运力大数据挖掘潜在价值。大数据就是宝藏,数据越沉淀,越有价值,特别是沉淀三年以上在行业的占有率达到30%以上的数据,越具有代表性。2014年中寰卫星开始跟车厂合作,中寰卫星的产品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前十大头部整车厂中的9家,数据优势越来越明显。

  第四,是通过AI算法将应用场景落地。AI必须要跟产业、场景结合落地才能产生价值。基于前期积累的大量数据的分析,结合商用车、物流等相关领域专家的想法和知识体系,中寰卫星将这些转换成求解行业问题的智能算法,为全行业提供有价值的解决方案。

  《中国经营报》:中寰卫星在商用车车联网领域已经落地的应用场景有哪些?

  梁永杰:场景非常多,我来中寰卫星之前也是做大数据的,但场景应用中最大的难点是数据收集,但是对于中寰卫星来说数据已经足够多,场景应用落地也不是问题。目前中寰卫星有20多个大数据应用场景,产品覆盖到车辆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比如,节油就是一个很实用的场景。中寰卫星的大数据加上AI算法,可以把老驾驶员的驾驶经验转化成数据做成模型,结合地形、路况等数据的支撑,比如,全国道路的坡度、曲率、路型、沿途天气等,对驾驶员进行节油驾驶辅助,达到节油的效果。

  在商用车保险方面的应用场景也比较成熟。比如,目前国内商用车保险连年处于超保状态,一方面保险公司收到的保费不够赔付费用;另一方面,长期处于超保状态的商用车也许并不能给司机带来充分的保障。通过大数据采集及AI数据分析,中寰卫星可以帮助商用车保险业务解决这些矛盾。

  在车辆行驶检测方面也有很多场景案例:车都有雨刷器,当车载网联系统发现车辆在某个时间点、某个地方打开雨刷器时,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段里一定有异常天气情况。气象局发布的道路气象数据范围目前只能覆盖到5×5平方公里区间,还是不够精准,这时车辆的数据就可以作为一个补充,让气象的数据达到米级的精度,准确画出气象云图的状况,这是应用场景也是大数据能够贡献的社会价值之一。另外车悬挂也是非常好的应用场景,比如,系统检测到车辆走在某个地方的时候悬挂“咣当”了一下,说明这个地方地面上有坑,系统通过云端将这一信息发送给周边的车主,这些车主就会要注意这个地方有事故隐患,这也是一种应用场景。

  数据一定要融合、跨界才更有价值,才能讲出更好的故事。中寰卫星正在与车厂合作进一步开发预见性维修等智能网联应用场景,该应用场景的落地有助于驱动车辆管理更加精准高效,社会价值辐射到整个物流行业。

  商业模式三步走

  《中国经营报》:中寰卫星的商业模式如何搭建?

  梁永杰:中国物流行业中的运力70%是分散的,没有形成大车队的概念,商业模式如何搭建?其实我们在做深度思考。中寰卫星在这个行业是个老兵,2004年成立,从后装、场景化走到前装。

  网联化可以帮助车厂优化主业,包括生产、销售、车后服务。车厂内部信息化孤岛很严重,生产系统、销售系统、服务系统等是孤立存在的,通过车联网挂接使这些孤立的系统全部连网打通,数据相互融合,通过计算分析形成销售可视化、服务可视化、生产可视化,带动部门与部门、部门与公司的互动和战略高效落地,这就是车联网最直接的价值。看到这些价值,各大主机厂也愿意把车联网导入到内部中。而我们的角色不是简单的连接平台,而是像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进到汽车厂家一样,所以网联化只是我们的起点,是商业模式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已经在做的智能化。如果只是简单的网联化、线上化,而不能实现智能化,痛点就无法解决,因为网联化后延伸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是基于对驾驶员的判别。而智能化后开发出的相关产品、方案,不仅仅只考虑驾驶员,还要关注到车的状况、路的状况、天气的状况,包括人不能预判的状况。智能化产品直接给出解决问题的结果,而不是一堆数据。

  第三步是公司努力的方向,做运力大脑。物流端的运力是人驾车,要让货发出来订单的那一刻就知道,哪种车型的车、什么样的司机、走哪个路线可以高效地完成订单,这就是运力大脑,也是指挥中心。中寰卫星基本上是围绕着这三步商业模式来耕耘,网联化已经完成,智能化产品我们陆续在推出,一步、二步走实以后第三步也会形成,水到渠成。

  《中国经营报》:这个过程需要大量资金支撑,钱从哪儿来?在资本市场上有什么计划?

  梁永杰:这几年的研发投入确实比较多,大到车联网平台,小到一些车联网中间的智能化的产品,可能我们在后续也会开启跟资本对接,中寰卫星的目标是在中国商用车联网领域做到IPO。在做车联网的公司中,中寰卫星是比较出色的,没有理由不往这个方向去,所以我们也做一些资本化的运作,也在找投资机构和投资人进行资本合作。至于去哪个平台、选择哪些资本方,年底前会把相关工作布局好,争取在短时间内实现融资计划。

  百公里节油率6%~10%

  《中国经营报》:国内商用车联网的渗透率跟发达国家相比差不多,但是单车利润差距较大。对此你怎么看?

  梁永杰:差距较大是因为目前国内这方面的体系不是很成熟。司机是出行过程中被损耗的群体,利润空间逐步被压缩。一部分是车的成本,另一部分是车主拿到车之后拉货过程中的利润进一步被压缩。根据中寰平台数据统计,商用车日均行驶时长约为8个多小时,行驶里程三四百公里,平均每年车后消费大概70万元左右。

  反过来就要思考,如何降低商用车单车成本,提高利润空间?商用车车联网对司机、车队和企业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降本增效,挖掘商用车潜在全生命周期(TCO)价值。网联化更多的是数据服务,服务对象更多的是B端用户,15%的车队在通过网联化做精细化管理,目前来看无论是效率,还是管理成本都有明显变化。

  《中国经营报》:帮助商用车节油降本这一环节,中寰卫星技术端是怎么实现的?

  梁永杰:PCC预见性巡航是中寰卫星研发运维的一款节油特性的量产级商用车智能驾驶控制系统,该系统在不改变司机驾驶行为及车辆动力总成匹配的情况下,通过对车辆的最优控制实现节油,并有效缓解司机的驾驶疲劳。比如,PCC从ADAS Map中提取出坡度、曲率、航向等路况数据,结合中寰卫星的节油算法,进行车辆的驾驶决策。百公里节油率6%~10%,每年可为每辆卡车节油数万元。

  整个过程中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地图上复杂的数据是怎么传输到系统中进行有效换算,进而给司机在行驶过程中优化路线、提高效率?PCC预见性巡航系统中有个非常重要的技术组成部分叫做智能地平线,这部分技术可以将ADAS地图上大量的数据转化成车辆容易理解的信息,通过系统算法为车辆赋予“超视距”的能力,预先感知和处理周边环境信息,提高司机的驾驶安全值,优化行车路线实现降本增效。

  深度商用车智能网联化将提速

  “新四化”掀起汽车工业新一轮变革,不少人提出智能运力会成为商用车未来新的盈利点,研究机构也预测,到2025年中国商用车车联网硬件及服务市场规模将达806亿元,在此背景下,主流整车商用车主机厂纷纷向智能运力生态圈及数字化转型,但几年下来,受多方面因素掣肘,实际进展缓慢。

  在四维图新高级副总裁兼中寰卫星总经理梁永杰看来,概念可以提,愿景和目标可以相互参照,但是落地需要有节奏、过程,一方面看企业能力够不够,另一方面要看外在的环境形势是否已经成熟。

  商用车贯穿在整个物流运输行业,而该领域目前尚处小、散、乱的阶段。透视现状,信息孤岛、安全、低效等错综复杂的问题决定了主机厂转型战略不可能一步到位。

  “小、散、乱既是痛点又是难点,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个信息化孤岛,首先需要解决各个车辆连接的问题。我们国家拥有超过600万辆重卡,且标准化极低,连接并有序组织起来这些车辆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梁永杰说。

  我国商用车车联网从2011年前后发展起来,目前正在经历着从“政策监管驱动”向“市场需求驱动”的转型期。

  “发展过程中留下的行业问题,有待逐步解决。”梁永杰举例称,一是在政策法规为主要驱动因素的发展模式下,车联网以满足定位等基础监管功能为主。但定位等基础功能无法满足客户真实使用需求,除了必要的监管需求,客户使用意愿不高,付费激活率和续费使用率低。二是由于各地方设备标准不统一,数据接口无法一致,导致不同功能需要安装不同硬件,重复安装硬件提高车辆成本和管理难度,且设备利用率比较低。三是以监管为目的的数据收集缺少对数据的交叉分析和深度价值的挖掘,无法满足市场的个性化需求。比如煤炭、绿通、快递快运等行业对车辆智能化的需求完全不同。

  梁永杰认为,在国内利好政策和跨行技术积极参与等多方面助力下,行业正在由粗放式向精细化方向发展,车队、整车企、政府等上下游行业及相关监管部门对安全降本、运营效率的要求越来越重视,数据收集逐步走向标准化,下一步商用车向智能网联化的发展将会提速。

  老板秘籍

  1。中寰卫星在车辆行驶检测方面有哪些场景案例?

  在车辆行驶检测方面也有很多场景案例:车都有雨刷器,当车载网联系统发现车辆在某个时间点、某个地方打开雨刷器时,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段里一定有异常天气情况。气象局发布的道路气象数据范围目前只能覆盖到5×5平方公里区间,还是不够精准,这时车辆的数据就可以作为一个补充,让气象的数据达到米级的精度,准确画出气象云图的状况,这是应用场景也是大数据能够贡献的社会价值之一。另外车悬挂也是非常好的应用场景,比如,系统检测到车辆走在某个地方的时候悬挂“咣当”了一下,说明这个地方地面上有坑,系统通过云端将这一信息发送给周边的车主,这些车主就会要注意这个地方有事故隐患,这也是一种应用场景。

  2。在资本市场上有什么计划?

  这几年的研发投入确实比较多,大到车联网平台,小到一些车联网中间的智能化的产品,可能我们在后续也会开启跟资本对接,中寰卫星的目标是在中国商用车联网领域做到IPO。在做车联网的公司中,中寰卫星是比较出色的,没有理由不往这个方向去,所以我们也做一些资本化的运作,也在找投资机构和投资人进行资本合作。至于去哪个平台、选择哪些资本方,年底前会把相关工作布局好,争取在短时间内实现融资计划。

  简历

  梁永杰,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目前担任四维图新高级副总裁兼中寰卫星总经理。2005年加入四维图新,历任上海纳维销售总监,上海安悦四维总经理,上海趣驾总经理。2015年起担任四维图新集团副总裁,世纪高通总经理,负责大数据板块以及交通信息板块的业务拓展。2020年进入中寰卫星,负责商用车版块业务拓展。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标签: #价值#卫星#四维图新#地图#总经理#总裁兼#数据#梁永杰#跨界#高科技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