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正面回应沽空报告指控后 华住集团还释疑了“认购遇冷”、“高负债率”等热点问题

6


  针对此前博尼塔斯(Bonitas Research)发布的沽空报告,华住集团于9月28日晚间进行了详细澄清。

  公告显示,华住集团分别就沽空报告中的五大指控——华住在其酒店投资组合的所有权上撒谎、质疑低报员工数目、关联方交易、高单房PP&E净值(不含楼宇金额)、虚增利润等进行一一回复。

  “从目前阶段来看,发布沽空报告的机构没有获得想要的结果。”9月29日,华住集团首席财务官赵汝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沽空事件给华住集团提了个醒,在信息披露和公司管理上要及时回应市场关切。

  此次沽空,以华住集团详细回应、美股和港股股价企稳上升,暂告一段落。但有关该集团“赴港二次上市认购遇冷”、“高资产负债率”等质疑声未绝。对此,赵汝泉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予以正面回应。

  “报告实属毫无依据”

  华住集团在最新的澄清报告中指出,博尼塔斯的报告“实属毫无依据”。

  在华住集团9月22日赴港上市前夜,博尼塔斯发布了一份沽空报告,一度引发外界对华住集团次日挂牌交易股价是否破发的担忧。

  外界的担忧源自于两点原因:第一,博尼塔斯的沽空报告直指华住集团经营数据造假等问题,一旦被坐实,后果严重;第二,在华住上市之前,快餐龙头百盛中国上市首日破发让资本市场大跌眼镜,并引发负面情绪。

  对于华住集团本身,外界信心不足的一点在于该集团上市定价低于预期。在华住集团赴港二次上市招股阶段,其最终的定价一直是关注的焦点。297港元的上市定价,低于同日美股的价格,同时也低于招股阶段的上限价格。于是,“华住集团认购遇冷”的声音浮现。

  “我们在招股时期遇到了百盛破发,同时外界对华住的定价也有误解。”赵汝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住集团港股发售的股票零售和机构配比为1:9,主要由机构投资者认购,如果定价过高可能引发回拨机制。据赵汝泉介绍,机构投资者认购踊跃。

  释疑了“认购遇冷”后,赵汝泉向进一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驳了沽空报告的指控。

  在博尼塔斯的报告中,其首要矛头指向华住集团的酒店数量。该报告称,华住集团截至2019年在中国商务部(MOC)的注册独立特许经营商数据为3020家,而公开报道的数据为4930家,二者相差37%。该机构表示,华住集团这些“账外酒店”的特许经营酒店由未披露的现华住员工和其他未披露关联方拥有。

  华住集团在澄清公告中表示,根据中国法律,只有“特许经营合同”须向商务部进行登记,而该集团所理解的法律中对管理加盟酒店订立的特许经营及管理协议需向商务部登记的要求尚未明确。

  “我们签订的合同有两种,一个叫管理合同,一个是特许经营合同,协议内容是不一样的。”赵汝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加盟商加盟时所签订的特许经营和管理协议,在国内各地区的条例中处理方式不统一,有些地方能接受管理合同备案,有些不能接受,这一现象在同行也是普遍的。

  在赵汝泉看来,沽空机构关联交易的质疑也站不住脚。“华住集团对员工加盟的行为是禁止的。”赵汝泉透露,“我们近期在内部还发现了一个员工有这一行为,已经予以开除了。”

  博尼塔斯另一个指控重点是华住集团利润虚高。该机构认为,华住集团通过虚增PP&E(固定资产,不含建筑物)进而来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

  一位酒店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博尼塔斯通过华住集团的同行竞争对手近些年的净利润率来推算近20亿元的虚增利润总额是值得推敲的。“酒店行业经营能力的对比通常是营业利润率。”该分析师认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华住集团经调整的营业利润率高于锦江酒店和首旅酒店。对此,赵汝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这得益于华住整体经营效率的提升。一方面,集团酒店管理效率高,人房比底,成本控制较好;另一方面,华住集团旗下酒店约55%的预订是通过中央预订(即华住会和To B直销),节约了许多通过外部平台引流的费用。

  “债务并不会成为问题”

  除去此次沽空报告本身,外界对于华住集团自身的经营状况和部分财务数据也颇有疑虑。这其中,在华住集团保持高速扩张的态势下,其资产负债率高企一直为外界所“诟病”。

  以截至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为参考,华住集团、锦江酒店、首旅酒店截至期末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2.17%、63.04%、48.02%。对比之下,华住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偏高。

  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华住集团上半年的业绩下滑。财务数据显示,该集团今年1至6月份实现营业收入39.66亿元,同比下滑24.40%;亏损26.83亿元。报告期内,华住集团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8.34亿元,整体现金净增加额为-89.32亿元。

  现金流为负,资产负债率高,华住集团似乎面临一定的资金压力。

  “我认为债务并不会成为一个问题。”赵汝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住集团目前的主要负债约150亿元,主要是可转债、银团借款以及以现金进行抵押的借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华住集团近些年来进行了两次可转债募资,合计人民币超过65亿元。此外,在收购德意志酒店过程时,华住集团向银团借款约1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68亿元),于2022年底到期。

  资产负债表显示,华住集团短期借贷及长期借贷当期到期部分约58亿元。赵汝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拆分了这笔债务——2017年发行的4.75亿美元可转债(约合人民币33亿元)以及13亿元现金抵押借款,应还债务为12亿元。

  “我们实际上短期需要应对的债务也就12亿元,但集团账上不含受限制的现金共计37亿元,完全可以应对短期债务。”赵汝泉还透露,华住集团从5月份开始现金流已经回正。

  针对华住集团的扩张模式,赵汝泉认为,该集团近些年来的主要扩张方式不是依靠收购,而是吸收加盟商,走轻资产的加盟扩张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华住集团现金流回正的背后得益于目前整体的出租率的提升。据华住集团总裁、华住中国CEO金辉在9月29日举办的“红遍大江南北——中国经济新趋势论坛暨2020华住世界大会”上透露,华住集团今年9月份的出租率已经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

  “截至年底,华住的酒店数量将达到7600家。”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表示,该集团将持续深耕本土,坚定贯彻“千城万店”的战略。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标签: #BonitasResearch#公告#华住#华住集团#报告#指控#沽空#热点问题#认购遇冷#高负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