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2020年债券违约数量同比降36% 警惕违约率与评级符号倒挂

2

  2020年以来,疫情下的生活历经“暂停”之后重启,企业的经营与投融资活动亦在恢复。经历过2019年的债券违约大年之后,今年的债券市场违约形势如何?

  经济观察报记者根据Wind统计,截至2020年9月23日,2020年违约主体共计38家,违约债券94只,涉及违约金额1128亿元。违约主体同比下降28.3%,违约债券数量同比下降36.05%,违约主体与违约债券只数相比2019年有所缓解。

  其中,2020年至今,共有17个新增违约主体,相比去年同期新增数量有所下滑。从公司属性来看,17个新增主体中有11个为民企,占比为64.7%。

  对于债市违约缓减的现象,中金公司表示,信用违约高峰通常是经济周期、融资周期、债券到期“三期”叠加的结果,2018-2019年违约密集爆发是融资周期与债券到期叠加,2020年经济受疫情影响下行压力大,融资总量较为宽裕但结构性问题仍存,不过由于债券市场低资质到期量下降,违约数量边际下降。

违约缓减

  2014年首例债券违约事件发生以来,2015年、2016年发生债券集中违约事件,2017年这种情况有所消退,而2018年、2019年又开启新一轮债券违约高峰。2020年尽管部分企业发展受疫情影响,但是总体而言,债券违约的情况有所缓减。

  记者根据Wind统计,2020年至今违约主体共计38家,违约债券94只。而2019年全年,共计违约债券184只,违约金额1494.04亿元;2018年共计违约债券125只,违约金额1209.61亿元;2017年,共计违约债券34只,违约金额312.49亿元。

  从违约行业角度看,发生违约事件的主体分布于26个申万一级行业,综合行业违约数量居首,为22家,其次是化工、机械设备、商业贸易、建筑装饰等行业,这些行业的违约主体数量均逾10家。

  一位评级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受疫情影响,尽管2020年部分债券发行人信用资质明显恶化,信用债的风险仍较高,但是,债券市场违约风险趋于缓和,主要得益于更加灵活适度的稳健的货币政策下发行人融资状况的明显改善。

  此外,2020年违约数量多少也与低资质企业到期高峰减少有关。

  具体来看,中金公司研报表示,2012年中票市场扩容,2014年开始债券市场到期量呈指数级上升,因此当年出现第一家单独发债企业实质性违约。2016年年度信用债到期额超过5万亿元,且超短融到期高峰来临使得再融资滚续更密集,因此出现第一个违约高峰。而2018-2019年信用债到期回售量进一步攀升至7-8万亿元,加上前期发行的大量低资质公司债面临到期回售,新违约数量再创新高。而2020年虽然到期回售量仍维持相对高位,但较2019年同比有所降低,且大部分低资质发行人此前已暴露出信用风险,因此2020年新增违约发行人数量有所下降。

民企仍为违约“重灾区”

  2020年以来,违约债券中,仍然以民企为主。

   关于2020年至今新增违约主体概况:2020年至今(截至9月23日)有17个新增违约主体,相比去年同期新增数量有所下滑。从公司属性来看,17个新增主体中有11个为民企。

  此外,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公开债券市场共有167个主体发生了债券违约事件,从属性分布来看,民企仍是违约重灾区,167个违约主体中,民企数量140个,占比83.23%(非国企定义为民企)。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民企债券信用风险上升,步入违约多发期,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影响民企债券融资,造成融资越发困难的“恶性循环”。

  根据中证鹏元评级统计,自2011年到2020年前8月近十年间,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经历一个上升到下降的过程,以2016年为界,之前民企债券融资逐年攀升,到2016年超过1.1万亿元,民企债券占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发行之比从2011年的5.77%上升到2016年的13.15%,达到高峰。

  随后民企债券融资规模逐渐萎缩。到2019年,民企债券融资相比2016年下降55.65%,不仅民企债券占比持续下降,到2019年民企债券占比仅5.25%,而且2018年和2019年民企债券净融资规模也持续为负,分别为-1209.82亿元和-2320.65亿元,直到今年3月,由于受到宽松货币政策因素影响,净融资规模才开始扭负为正。

  与民企债券融资萎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有企业债券融资2019年比2016年增长了37.79%,净融资规模增长了 13.98%,占比从 2016年的81.02%上升到90.73%,这表明债券融资越来越向国企集中。

  关于民企为违约“重灾区”背后的原因,中金公司表示,主要由于民企可获得的资源和外部支持普遍弱于国企,最典型的在于融资渠道有限和股东支持能力较差,另外民企老板的个人风格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经营和战略定位、老板其他投资会对企业造成连锁反应,而国企管理层作为职业经理人对企业不会形成根本性的影响。单就融资方面,民企由于盈利和决策效率较高,在经济上升和信贷宽松环境下融资缺口和融资额增长速度都更大,反之在经济下行和信贷收紧的过程中则收缩也更多,呈现出更强烈的震荡。

违约评级抬升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以来,债券违约前一个月的评级符号也在抬升。

  截至9月23日,2020年以来新增17家违约主体,其中,债券违约前一个月的评级符号在A以上的违约主体共计11家,占比为73.33%。评级符号在B-BBB范围内的违约主体仅有4家,占比为26.67%;评级符号在C-CCC范围内违约主体为0家;(剔除2家发行主体无评级)

  2019年全年共计42家新增违约主体,其中债券违约前一个月的评级符号在A以上的违约主体共计28家,占比为68.29%;评级符号在B-BBB范围内的违约主体有10家,占比24.39%;评级符号在C-CCC范围内违约主体为3家,占比为7.31%。(剔除1家发行主体无评级)。

  此外, 2016年至今,剔除22家无主体评级发行人外,116家违约主体中,违约前一个月的评级符号在A-AA范围共计67家,B-BBB范围共计25家,C-CCC范围仅有9家。

  国内评级机构评级符号“A”一般代表“偿还债务能力较强,较易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较低”。而国内债券违约前一个月的评级符号在A以上的违约主体占比相比BBB以下占比高,违约率与评级符号严重倒挂。

  通常而言,违约率检验的目的是为了确定评级结果是否真实、准确地反映了评级对象的实际的信用风险,即较高的信用等级是否对应了较低的违约率,较低的信用级别是否对应较高的违约率。

  从近几年违约前中值统计结果来看,中债资信所评主体在违约前的级别中值均相对较低。根据分时点违约前中值结果,中债资信所评主体违约前6个月级别中值在BBB-,国内其他评级机构为AA;中债资信违约前12个月级别中值在A-,国内其他评级机构为AA。

  对此,上述评级机构人士表示,一般情况下,评级符号越高,违约率应该越低,而在国内却出现违约率倒挂的情况,评级符号存在“虚高”的情况。如果在国外,违约率与评级符倒挂的话,评级机构应该被重罚。但是国内的处罚力度较轻,应该引起重视和警惕。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标签: #主体#倒挂#债券#同比#数量#生活#符号#警惕#评级#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