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3

引言:

JD2004跌完,JD2005跌;jd2005跌完,jd2005跌;jd2006跌完,jd2007跌。从2004合约到2007合约,每至临近交割月,盘面价格都要面临回归现货,大幅下跌的宿命。一次次浇灭多头的信心,打压多头的情绪, 总其原因是供给过剩,而供给过剩的原因,还要从年说起。因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大减,供给端出现较大缺口,导致猪价一路高涨,在鸡蛋替代猪肉主流逻辑推动以及当时低存栏量的环境下,2019年二季度开始鸡蛋价格一路走高,而国家为尽快恢复肉蛋类供给,鼓励企业养殖户积极扩展规模,适当放松环保限制,并在高养殖利润的刺激下,企业及养殖户的纷纷疯狂扩繁建仓。疯狂的扩建,鸡苗销量大增,导致2020年上半年在产及高产蛋鸡存栏量高企, 供给的压力让市场现货难寻出路,库存积压让企业养殖户不堪重负,致使现货价格迟迟在低位盘整。但鸡蛋价格具有很强的周期性,随着端午节已过,养殖户将现货上涨及养殖利润回暖寄托在中秋及国庆双节对需求的提振上。因此这里我们重点讨论下8月及9月的合约未来走势。

一、8月在产蛋鸡存栏量探讨

(1)8月供给方向高于同期,仍存压力

鸡蛋的供给是周期性的,从鸡苗补栏到产蛋需要18周,大约4个月,一个月后进入高峰期,然后维持3-5个月,随后开始逐渐缓慢回落,大约开产12个月后进入淘汰阶段。未来在产蛋鸡存栏量等于新增开产蛋鸡数量减去淘汰鸡数量,在此期间未来产蛋鸡的新增量可以通过鸡苗补栏量推演出来,而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是淘汰鸡的数量,影响淘汰鸡数量的因素有养殖利润、淘汰鸡的肉蛋比、鸡龄结构等因素,其中鸡龄结构是可以推算出来的。比较难以确定的是,养殖利润和淘汰的肉蛋比。这里鸡苗补栏量我们以卓创统计的代表企业鸡苗月度销量为标准。待淘鸡量我们以前14个月至16个月鸡苗销量为基准,然后根据肉蛋比和养殖利润趋势确定淘汰比例。结合现在的在产蛋鸡预期未来几个月的在产蛋鸡存栏量变化。

2020年8月在产蛋鸡存栏量,分别对应的是目前5月存栏量加上2020年2月-4月的雏鸡补栏量乘以开产期间的成活率减去6-8月淘鸡量,根据卓创数据显示, 2020年5月全国在产蛋鸡存栏量为13.566亿只,2020年2月到4月全国主产区代表市场雏鸡销量为1.2亿羽,同比减少为21%,折合成全国补栏量大约在1.5亿只(计算方法为在蛋鸡存栏量与前面4月到16月的雏鸡总销量的比值,结合成活率推算出2019年2-4月销售鸡苗量,再通过同期比值推算出2020年2-4月鸡苗量),此数据也与天下粮仓的数据比较吻合。在此期间鸡苗量大幅减少的原因,一是在此期间养殖利润维持在盈亏边缘,下游补苗积极性较差,二是疫情管控导致鸡苗销售运输受阻,雏鸡销量大幅减少,因此2020年2月-4月全国补栏水平较往年平均减少3500万羽-4000万羽。

关于淘汰鸡的量,按目前平均480日龄淘汰来看,2020年6-8月,淘汰的鸡是2019年3月-5月的雏鸡,而这期间是雏鸡补栏的高峰期,因当时养殖利润客观,鸡苗补栏量较新往常年份高5%-10%,大约2.1亿羽,因此6月-8月待淘鸡量将面临较大待淘压力,而目前白羽肉鸡的存栏量较去年同期增加20%,3月以来肉鸡养殖利润一直在低位徘徊,而猪肉高价格并未拉动拉动低迷的鸡肉价格,也就是说目前鸡肉对猪肉的替代效应基本饱和,现在的肉鸡存栏量也处于过剩状态,虽然肉鸡存栏量调整较快,但短期仅在一两月通过降低存栏量刺激肉鸡价格大幅走高几乎不可能,再加上国家还在疫情防控之中,社会需求疲软,餐饮营业及学校开学还在缓慢回复中,因此短期鸡肉价格不容易快速恢复,从而这也影响了蛋鸡养殖户老鸡淘汰的进度,在鸡肉价格不能恢复的情况下,养殖户只能选择惜淘,其次从往年的淘鸡习惯来说,因8月、9月是鸡蛋需求旺季,鸡蛋价格被市场习惯性看好,养殖户为赌后市行情,6-8月淘鸡量维持下降趋势,结合往年淘鸡价格环境下的淘鸡量,往年淘鸡规律以及将要淘鸡的量,估算淘鸡量在1.7亿羽-1.8亿羽,那2020年8月的存栏量较5月存栏量减少3000亿-4000亿羽,约为13.2亿羽,环比回落。高于2019年同期水平7.9%,并高于2017年以来的同期水平。

(2) 8月鸡蛋消费量小幅回暖,但弱于同期

8月是鸡需求旺季,价格呈现季节性上涨,上涨的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鸡蛋深加工企业备货生产节日食用和送礼的的蛋类食品,二是鸡蛋用作送礼的礼物,短时间增加终端需求,三是学校开学食堂备货等,而价格的上涨不仅仅在需求端增加,其次还包括节日的环境,例如礼品蛋的价格要高于普通蛋,高规格的礼品蛋一定程度提升了鸡蛋价格的水平。除了节日效应,需求端还需要考虑两个因素的变化,一是鸡蛋替代猪肉的逻辑,即鸡蛋与猪肉较大的价差下,鸡蛋能替代猪肉的量是多少,二是疫情影响下的鸡蛋需求会打折多少。关于需求方面的数据,我们以卓创资讯统计主产区代表地区鸡蛋月均发货量作为疫情前后的需求变化作为判断依据。

因猪肉价格是在去年3月份启动的,因此鸡蛋替代猪肉的消费效应我们从2019年4月算起。2020年4月-5月,月均发货量为736万吨,较2019年同期的发货量为801万吨减少8%,这期间都包含了鸡蛋对猪肉的替代消费量, 2019年4-5月主产区平均现货价格为3.7元/斤,较2020年4-5月高1元/斤,而当时肉类与蛋类价格差较大,鸡蛋价格相对便宜,因此两者在终端消费差异可忽略不计,而需求端影响因素存在较大差异的是国内疫情对餐饮学校消费削弱的差异,在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国外的疫情为有好转迹象,国内除北京外,其他地方产业餐饮逐渐复苏,因此我们预估接下来疫情对8月消费量较去年同期减弱为3%-5%。

二、从历年6月到8月涨幅角度探讨

从历年的6月到8月现货价格涨势来看,2014年以来,现货价格在6月月内的最低点到8月月内的最高点涨幅在0.9 -2.1元/斤,折合盘面的涨幅为900-2200元/500千克,涨幅最低在2016年,最高在2017年。2020年6月以来全国现货平均价在2.4元/斤,若按近几年最低涨幅,对应的8月的现货价格为3.3元/斤,若以此现货价格对应盘面价格3600元/500千克。从2016年的供需情况来看,2020年5月的蛋鸡存栏量要略高于2016年5月,2.3个百分点,但2016年2-5月的雏鸡补栏量较2020年同期高约20%,因此供需面上2016年8月的在产蛋鸡供给端要相较2020年8月仍比较宽松,但因疫情2020年8月需求可能要弱于2016年同期需求。因此目前jd2008合约的盘面价格下方空间有限。

总结:

从历史的鸡蛋价格规律来看,8月份是鸡蛋价格年度几个高点之一,每年从6月到8月都有不同程度的价格涨幅,涨幅的决定因素有很多,有前期市场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在产蛋鸡的存栏量及养殖利润刺激下的淘鸡量和补栏量的变化,需求端有没有额外的减少和提振,市场情绪及资金对价格的推动和打压等等。从基本面看,8月新开产的蛋鸡量较同期低,但因待淘鸡量较高,淘鸡价格低迷。鸡蛋价格的拉升将引起养殖户淘鸡惜售,因此存栏量增加又制约鸡蛋价格,需求端疫情的不确定限制了超市终端,餐饮学校的消费,以及食品加工企业备货意愿不强,贸易商因目前较低的市场情绪,双节囤货意愿大大折扣。因此8月的供需仍较宽松,供给宽松的环境,即使有强烈看涨情绪,也终将被现实打败。但从历史涨幅角度看,8月合约下方空间有限。预期jd2008合约以震荡为主,震荡幅度取决于资金情绪的推动。

建议:8月合约有现货背景参与为主,可在期现背离扩大时,可在高位布局空单,基差参考位点1200-1300时,不仅可对冲现货回落,也可在交割月作为卖方交割。投机者可短线区间滚动操作,区间位点3700-3300。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机构:8月的鸡蛋能否撑起一片天?

(文章来源:国元期货)

标签: #jd2004#jd2005#jd2006#供给#合约#多头#机构#能否#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