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小摩”豪言油价能涨至190美元!分析师亮出三大理由 暗示升至100美元都是白日做梦

13

摩根大通认为,即由于产油国大幅削减资本支出等因素,油价可能飙升至190美元/桶的天价。6月24日(周三),市场分析师Alex Kimani撰文进行了反驳,给出了三大理由。第一,美国页岩油在疫情区间为生存挣扎,资本指出下滑会打压产量提振油价,但还不足以将其推至190美元。第二,华尔街对稍微反弹一点的油价兴趣不大,要油价接近80美元才会转而支持。第三,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崛起对石油行业造成一定冲击。

摩根大通预测,因资本支出下滑导致石油严重短缺,油价可能涨至190美元的天价

一个多星期以来,油价在40美元/桶的重要心理关口附近巩固,因为油价暴跌的最严重阶段似乎已经过去。到目前为止,OPEC+减产似乎进展顺利,因为伊拉克、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等不愿服从的产油国现在纷纷表示将履行减产,这引发了市场已得到有效重新平衡的希望。不过,一些机构认为,这只是个开始,油价势必会飙升至高位。

摩根大通(JPMorgan)称,由于供应严重短缺,油价可能会远远超过每桶100美元。据悉,摩根大通的欧洲、中东和非洲油气研究主管马利克(Christyan Malek)重申了早些时候的乐观预测,即由于产油国大幅削减资本支出等因素,油价可能飙升至190美元/桶的天价。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4年以来,全球石油价格从未达到100美元,20年来的最高点也只有145美元。

马利克从2013年起就一直看跌原油,但由于他认为在2022年可能出现“非常巨大的供需缺口”,并可能在2025年达到680万桶/日,他现在已经转为看涨。马利克没有给出他的牛市目标价,但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依然维持3月份的预测,即油价将涨至190美元/桶的天价。

马利克称,石油公司需要大量投资来维持生产,但这显然不会发生,因为预计今年全球上游投资将降至15年来的低点3830亿美元。

分析师反驳称,油价不会超过100美元

不过,市场分析师Alex Kimani强调,当前相对较低的资本支出水平可能会对石油生产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如果油价在未来几年仍保持在这种水平的话。随着最近油价跌至多年来的低点,以及疫情危机严重抑制需求,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已经为生存下去苦苦挣扎,并在2020年削减了85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以保护资产负债表、维持股东分红和保持流动性。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如果2017-2025年间没有对现有或新油田的资本投资,石油供应将会减少4500万桶/日。即使继续对现有油田进行投资,但没有新油田投产,仍将导致在预测期内产量减少近2750万桶/日。假设全球石油需求在疫情后减少1000万桶/日,仍将有1750万桶/天的巨大供需缺口。

这表明,如果资本支出在当前水平再维持2-3年,石油产量可能受到重大影响。

尽管Alex Kimani认为,如果资本支出水平不上升,可能打击石油生产,从而提振油价上涨,但他仍预计,油价不会像摩根大通暗示的那样,能远远超过每桶100美元。

美国能灵活增加页岩油,华尔街投资心态偏谨慎,可再生能源崛起,都可能限制油价上行空间

大约两年前,《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预测,由于美国页岩油的崛起,市场已经看到了最后一次石油行业的大繁荣和大萧条。据《哈佛商业评论》报道,美国小型页岩油公司比传统的国家石油公司更加灵活,这使得它们能够迅速应对石油供应的临时涨跌。

最近的价格波动突显出,世界能源市场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新时代。由于全球石油生产商的工作目标相互矛盾,该行业传统的盛衰周期正被基于产量变化更快、更小的价格波动所取代。这种情况使油价波动不那么极端,但也更难预测。页岩油开采数量不断波动,这是油价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但燃料效率提高的长期影响,以及全球摆脱化石燃料的时断时续对世界石油需求的影响也是主要因素。

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美国页岩油能否从当前的危机中恢复到过去表现出的那种韧性。

在2015-16年的石油危机之后,页岩油生产商通过降低约50%的成本并吸引投资者,得以度过了沙特早期的价格战,这一举措引发新增长阶段。随着OPEC再次开始减产,美国页岩油产量在大约3.5年的时间里增加了近400万桶/日。

不幸的是,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美国页岩油公司已经处于生存状态,今年削减了30%的资本支出。

资本支出尚未恢复到上次石油危机前的水平,这意味着他们在不严重损害产量的情况下进一步削减支出的余地不大。更糟糕的是,这个行业已经负债累累,已经不受欢迎。高管们可能会将持续的困境归咎于疫情和沙特/俄罗斯的价格战。但事实是,华尔街和投资界已经开始对这个多年来将增长置于盈利之上的行业感到不满。

简单来说,华尔街很可能会保持不动,直到油价反弹达到临界水平。

沙特和俄罗斯都将密切关注页岩油的困境,希望能在市场上分得更大的份额。但这种策略对任何一方都不是没有风险的——尤其是对沙特而言。这两个国家都高度依赖石油收入,根据IMF数据,俄罗斯需要油价达到每桶40美元左右,才能平衡预算,而沙特需要油价达到每桶80美元。

美国政策制定者大多将最近的石油崩溃归咎于沙特,而不是特朗普。最近,产油国的参议员们威胁称,要撤回对沙特的军事援助,只要油价持续低迷,他们就可能继续对沙特采取强硬态度。俄罗斯方面已经受到美国的能源制裁,低油价将使美国的制裁显得更为痛苦。

华尔街不太可能对刚刚出现的油价上涨感兴趣,但一旦油价开始接近每桶80美元,华尔街可能会支持石油行业。每桶80美元是沙特平衡预算所需的价格。

换句话说,页岩油生产可能会反弹,但只有油价合适的情况下。结实,石油产量可能再次泛滥,这可能会限制油价的进一步上涨。

最后,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崛起可能会限制石油行业的长期收益,因为这将使石油变得过于不经济。实际上,去年法国巴黎银行甚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想在关键的运输领域保持竞争力,油价必须保持在每桶10-20美元的低位。

电动汽车普及率仍然很低,这是一个长期而不是中期的问题。然而,重要的是要记住,分析人士在过去十年中一再低估了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由于成本下降等趋势,可再生能源正在迅速取代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地位,并在疫情危机期间继续如此。因此,在不久的将来,其可能在替代石油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从而对油价造成一定抑制作用。

北京时间6月25日11:08,布油价格报40.40美元/桶。

(文章来源:汇通网)

标签: #“小摩”豪言油价能涨至190美元!分析师亮出三大理由 暗示升至100美元都是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