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国常会重磅发声:金融向企业让利1.5万亿 全年贷款和社融新增规模超上年

21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1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要求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

会议指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必须在发挥好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纾困和激发市场活力规模性政策作用同时,加大货币金融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推动金融机构与企业共生共荣。

对于下一步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干货满满”,既有定量的要求,也有保质的要求:

要点速览

□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确保新增金融资金主要流向制造业、一般服务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

□防止资金跑偏和“空转”,防范金融风险;

□严禁发放贷款时附加不合理条件;

□切实做到市场主体实际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贷款难度进一步降低。

记者注意到,国常会先发声“降准”,随后央行在数周内执行落地的情况,在最近一年颇为常见。此次国常会提出了“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结合特别国债密集发行的大背景,是否意味着降准的脚步再度临近?

推动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1.5万亿元

会议指出,抓住合理让利这个关键,保市场主体,稳住经济基本盘。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所谓让利更大程度体现在金融机构给企业贷款的利率下行。对于1.5万亿元的让利规模,沈建光认为,贷款利率下降一定幅度,让利就很可观。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这意味着未来商业银行要更大幅度地下调对企业的贷款利率,压缩净息差,在特殊时期向实体经济大幅让利。减少收费主要是指在向小微企业贷款过程中,银行及相关助贷增信机构要下调评估费、担保费等非息费用。以往,在一些小微企业贷款中,这部分费用有时甚至高于贷款利息。

王青说,今年前五个月信贷、社融的量已经起来了,说明融资难问题正在缓解。这条政策的重点指向是融资贵。作为政策效果的具体体现,未来几个月企业一般贷款利率或许会有更大幅度下行。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央行也会通过下调MLF等政策利率的方式加以引导,并通过宽货币、控制存款竞争、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等措施,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提高银行发放低利率贷款的商业可持续性。”王青认为。

市场人士还认为,以上政策出台,还意味着本月22日LPR报价小幅下行的概率在增加,即尽管本月MLF利率不变,但商业银行可能下调报价加点。

交行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虽然最近一次MLF操作利率未做调整,但本月1年期LPR报价还是存在下调5BP的可能。

综合运用降准等工具 全年贷款和社融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会议指出,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唐建伟称,近期,市场必须接受一个事实,货币政策已经开始向稳健灵活适度的节奏上过渡。他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将按照国常会的部署围绕三个层面的主题展开:

一是货币政策服务于“稳增长和保就业”;二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而非超额投放流动性;三是进一步运用价格调控控制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唐建伟表示,随着积极财政政策逐渐推进,国债、地方专项债发行提速,特别国债陆续发行,货币政策角色也逐渐转换为配合财政发力的位置。金融资源供给政策的成效,不论采取何种贷款形式,最终还是取决于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在央行维持流动性总量略高于实体经济需求的调控思路下,流动性调节已由疫情期间的“流动性供给刺激需求”回归到“融资需求决定供给”的阶段。

因此,他判断,在利率债发行压力较大,信贷投放增速维持在13.5%左右甚至更高水平下,不排除央行在压力时点采取部分或定向降准、新的创新直达工具等措施以对冲市场流动性缺口。

沈建光认为,目前利率已经很大程度上市场化,利率走廊建立起来,市场化利率已经在下降。降准和再贷款工具也可以降低利率。降准一方面意味着银行有更多资金去放贷,另一方面也是央行给银行让利,因为银行放在央行做准备金,利率水平远远低于贷款利率收入,降准可以让银行利润上升,使得银行有更多空间给企业让利。再贷款相当于央行创造一笔信用给银行,比如前期央行再贷款4000亿元给中小银行,给中小银行提供一笔额外低成本资金,贷给中小微企业。

完善资金直达企业的政策工具和相关机制

会议指出,遵循市场规律,完善资金直达企业的政策工具和相关机制。按照有保有控要求,确保新增金融资金主要流向制造业、一般服务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更好发挥救急纾困、“雪中送炭”效应,防止资金跑偏和“空转”,防范金融风险。

前期,人民银行推出了3000亿元抗疫专项再贷款和1.5万亿元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这些工具都是直达实体企业的货币政策工具。6月,人民银行再创设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另一个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持续增强服务中小微企业政策的针对性和含金量。

为防止资金跑偏和“空转”,沈建光表示,一方面要把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理顺;另一方面金融管理部门也要出台措施,降低结构性存款利率,打击套利行为。此前机构存在这样的行为:央行提供了比较低的资金给银行体系,银行又拿了这笔钱去放到结构性存款里面,拿息差进行套利。所以目前把结构性存款利率水平向下压,让整个市场存款利率水平都往下走。

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

会议还指出,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和动力。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督促银行完善内部考核激励机制,提升普惠金融在考核中的权重。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处置力度。严禁发放贷款时附加不合理条件。切实做到市场主体实际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贷款难度进一步降低。

今年1—5月,通过降准、再贷款再贴现、引导市场利率下行等措施,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已经降低。沈建光认为,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可以进一步增强其贷款能力。

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

会议指出,今年以来,各有关部门和单位出台免收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降低工商业企业电价、降低电信资费、减免相关政府性基金收费等一系列降费措施,为企业纾困发挥了积极作用。下一步,要紧扣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做到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已定的降费措施要说到做到,落实到位。通过将降低工商业电价5%、免征航空公司民航发展基金和进出口货物港口建设费、减半征收船舶油污损害赔偿基金政策延长至年底,并降低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15%,连同上半年降费措施,全年共为企业减负3100多亿元。

二是坚决制止不合规收费。严禁收“过头税费”、违规揽税收费和以清缴补缴为名增加市场主体不合理负担。对已取消、停征、免征及降低征收标准的收费基金项目,要坚决落实到企业。

三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在开展进出口环节、企业融资、公用事业、物流、行政审批相关中介服务等重点领域收费专项治理基础上,完善制度机制,从制度上铲除乱收费的土壤。

记者注意到,今年减税降费的结构占比出现一定变化。与去年减税降费中减税占大头不同,今年以减免企业社保缴费为主的降费力度更大。

此前按人社部和财政部的初步匡算,2月至6月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缴费可降费5000亿元以上,从实际运行看,2月减免养老、失业、工伤三项社保费就达到1239亿元。按此估算,2020年社保降费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此外,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官方发布的消息来看,仅降低用电成本,预计全年可减免电费约926亿元。

中国财政预算绩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解读称,此次减税降费的重点既在减税更在降费。减税重在落实好现有减税政策,严禁以各种名义收缴过头税和清缴欠税,切实防止企业税收负担增加。降费重在降低行业垄断性和公共服务性收费标准,让更多企业能够从降费中得到真正实惠。同时,要把减税降费政策和放管服改革紧密结合起来,从经济负担、社会环境、政府治理、公共服务多角度深层次为企业生存发展创造良好条件,通过激发企业内生要素活力,真正把政策红利、管理红利转化为企业生存发展动力,从而确保“六保”任务顺利实现。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标签: #企业#国务院常务会议#国务院总理#国常会#政策#规模#贷款#部署#重磅#金融